车加水就能跑?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一升水

正定新闻 · 2019-06-05 09:06
车加水就能跑?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一升水跑一公里

  “水氢车”现场启动后未排出水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称海水、污水都可当“水氢车”水源,技术值数百亿;南阳否认投资40亿

昨日,“水氢车”样车上的制氢设备。

昨日,记者在“水氢车”样车车身看到直流充电插座。

  昨日,记者探访南阳高新区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水氢车生产车间”,现场提供了一辆“水氢车”样车,为白色厢式货车。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阳

  ■ “车加水就能跑?南阳引资项目遭质疑”追踪

  南阳引资项目“车加水就能跑”一事持续引发关注。5月25日,涉事的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在南阳青年汽车生产车间现场乘坐样车,他称300升水跑300公里,而且加入的水源并没有限定,海水、污水都可以,并表示技术被曲解为“加水就能跑”,汽车运作核心在于反应料和催化剂。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现阶段我国氢能源大规模落地和市场化运作仍需时日。

  新京报讯 5月25日,新京报记者探访南阳高新区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水氢车生产车间”。该公司现场提供了一辆白色厢式货车“水氢车”样车。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演示加水并乘车体验。面对网络的争议,他回应“任何新技术出来都要受到质疑。”并称技术价值几百个亿。

  庞青年:一升水跑一公里 污水也可用

  庞青年表示,300升水跑300公里,而且加入的水源并没有限定,海水、污水都可以。他还表示,即使冬天的雪水也没有关系,接下来会进一步优化。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水先进入车辆上方的锥形罐体,再流入位置靠下的两个罐体中,随后气体进入两个圆柱形罐体中。“这两个圆柱形罐体,一个起过滤作用,另一个的氢气可以直接使用”。庞青年解释,上述锥形罐体装着反应料和催化剂,水与反应料在催化剂的作用下产生氢气,流入圆柱形罐体中过滤,产生可以使用的氢能源。

  庞青年说,公司所研发使用的技术实为水解制氢技术,被曲解成了“加水就能跑”。面对网络的争议,他回应:“任何新技术出来都要受到质疑。”

  现场有工作人员开动发动机,会听到水流声音。水会从汽车左下方黑色橡皮管流出。庞青年称,流出的水可以饮用。但车辆启动数分钟后,仍未有水流出。

  发动后声音刺耳 车身可见直流充电插座

  庞青年在众人要求下,坐在样车副驾驶位置,他称自己也是第一次乘坐这辆车。车辆发动后,持续发出刺耳的声音。庞青年称,“可以解决,只是小问题。”驾车的司机称已驾驶该辆车多次,和平日并无太大区别。

  记者在车身发现了直流充电插座。青年汽车集团相关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所有的氢燃料车,不可能一点点电没有,有一个很小的缓冲电池,因为电机电压变化,氢燃料反应不可能那么快,需要电池过渡一下。

  最终司机在厂区驾驶几百米后将车停下。记者并不能确认为汽车提供动力的能源是否仅为水。

  庞青年称,“水制氢”技术为公司的研发团队主导,同时也有湖北工业大学的科研人员配合。目前该项目已申请了两项专利,但具体是什么专利,他未明确说明。

  庞青年:目前技术值几百个亿

  庞青年称,2014年至2016年,公司曾出现资金问题,通过变卖资产等方式来保证研发项目。被问及有公司内部人员称无法正常发放工资的事情,庞青年说,“高管有股份,不是发不出工资,(他们的)钱拿出来投入科技,但员工的工资还是照常发放。”

  庞青年说,因出售了公司股份,此前出现的资金等问题已经逐步解决。目前该公司掌握的核心技术,在他看来也价值连城,“任何评估公司来评估,我们的技术都价值几百个亿”。他介绍,青年汽车与南阳市签订了框架协议,协议中南阳市40亿投资并未到位,只支付了9800万注册资金,而青年汽车在南阳已经投资几十上百亿。

  针对自己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及限制消费人员,是否影响生活一事,庞青年回答,“还是自己克服吧”。

  ■ 追问

  车通直流电是电动车还是水氢车?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研究员张罗平介绍,“青年汽车的介绍就是氢能源汽车的一种,是制氢发电再充电与普通充电混用,两种补电都有。车内自带二十几度电,对重1吨的车,能够驱动跑150公里左右。但只加水,跑1000公里,就是偷换概念。”

  “如果电解水,没必要兜圈子,先把电变成氢,再用氢发电,损耗更多能量。如果直接用电池驱动,车就跑起来了,何必转换成氢,损耗能量?核心问题是,驱动车体行驶的主要能量来自哪里?”张罗平表示。

  以氢气为主要代表的燃料电池汽车,日本丰田汽车公司的Mirai是佼佼者。公开资料显示,丰田Mirai的工作原理是让空气和车载高压储氢罐中的氢气同时输送到燃料堆中,二者在燃料电池堆中反应,产生电和水,其中产生的电提供给电机驱动车辆行驶,反应产生的水则排出车外。

  这一原理与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车有相似之处,但庞青年昨日接受采访时并未指出其制氢原理,因此加入到燃料车里的水到底是如何变成氢气的是关键所在。

  5月24日,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中水制氢专利技术发明人之一、要求匿名的湖北工业大学教师回应媒体称,已把专利独家授权给了青年汽车,但仅限于在南阳运营中使用。该发明人称,“水氢发动机”的提法不准确,应为“车载水解制氢系统”,其核心是与水反应的车载制氢材料——一种铝基合金材料。

  南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蒋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管研发也好,试验也好,它(“水氢发动机”车)都是一个样车。还需要不断通过技术创新来进一步改造提升。目前,实事求是,它就是个样车。

  南阳市政府是否参与“水氢车”项目?

  据南阳市工信委消息,2018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该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庞青年介绍了项目概况,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该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不过这一点遭到南阳市发改委的否认。

  昨日,南阳市发改委主任乔长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出资40亿支持青年汽车“并不存在”。针对网上爆出的庞青年及其企业的信用污点等问题,招商引资前市里已掌握该情况,南阳正谋求工业上的结构调整和科技创新。

  ■ 延展

  “水氢车”背后 中国尚无大规模电解水制氢项目真正投产

  氢能源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具有能量密度大、燃烧热值高、来源广、零污染、零碳排等诸多优点,被广泛誉为21世纪的“终极能源”。近年来,氢能和氢燃料电池汽车逐步成为我国能源发展的新热点。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近年来我国氢能源发展的历程和存在的问题,可以看到,氢能源大规模落地和市场化运作仍需时日。

  各级各地出台氢能发展规划

  2006年,国务院在《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提出,氢作为可从多种途径获取的理想能源载体,将为能源的清洁利用带来新的变革,同时,氢能及燃料电池技术被列为先进能源技术之一。

  2014年,“氢能与燃料电池” 作为能源科技创新战略方向之一被列入国务院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

  2016年,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和全国氢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氢能产业基础设施发展蓝皮书(2016)》中提出,到2020年,加氢站数量达到100座,燃料电池车辆达到1万辆,行业总产值达到3000亿元。同年,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也将系统推进燃料电池研发与产业化等内容纳入其中。

  2018年9月,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续超前曾在2018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表示,“十四五”期间将聚焦车用氢燃料电池关键核心技术,以及制氢、储氢、加氢等核心技术的研发。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推动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这也是氢能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省级层面,目前,上海市、北京市、四川省、广东省等省份提出了各自的氢能和氢燃料汽车发展规划。

  此外,包括国家能源集团、东方电气、三峡集团等十余家央企在内的50多家企业、科研机构、投资机构在2018年初成立了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以推动氢能和燃料电池。

  制氢过程“不够绿”

  氢能产业链包括制氢、氢气储运和氢能应用几个环节,其中制氢环节的清洁程度最受质疑。

  目前,中国主流的制氢方法包括化石能源制氢(石油裂解、水煤气法等)、化工原料制氢(甲醇裂解、乙醇裂解、液氨裂解等)、氯碱工业副产氢、电解水制氢和生物质制氢等。

  其中,化石能源制氢是目前的主流。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新能源研究所副所长张福东曾表示,中国约95%-96%的氢制取来自化石燃料。《财经》援引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主任熊华文及助理研究员符冠云的测算称,生产1吨氢气平均需要消耗煤炭约6-8吨,排放15-20吨左右的二氧化碳,此外还会产生大量高盐废水及工业废渣。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目前生产1立方米氢气需要消耗大约5~5.5千瓦时电能,若采用低谷电制氢(电价取0.25元/千瓦时),加上电费以外的固定成本(约0.5元/立方米),则制氢综合成本至少在1.7元/立方米。

  因此,电解水制氢迟迟不能普及。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作为世界第一产氢大国,中国氢气产能超过2000万吨/年,其中,电解水制氢气仅占不到1%。

  要想降低制氢过程中的污染,上述研究人员表示,集中制氢有助于污染的集中处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对环境的污染。

  氢能产业落地难

  据世界氢能协会预计,到2050年,氢能汽车将占到全球汽车总量的20%到25%。届时,全球20%的二氧化碳减排要靠氢能来完成;氢能将创造3000万就业岗位;减少60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具体到我国,5月24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王菊在2019浦江创新论坛成果发布会上表示,截至目前,中国市场有41家整车厂商参与了氢能燃料电池汽车的生产制造,市场上已有25座在运营的加氢站以及45座在建加氢站,仅2018年氢燃料电池产业相关投资及规划资金已超过850亿元。

  然而,北京中电丰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德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就大规模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项目而言,目前尚没有一个项目真正投产。“可再生能源电制氢、储能、再发电、利用是零污染的最理想的氢能源利用方式,但是这个循环还不好实现。”

  原因之一是前文提到的成本问题。一家燃料电池汽车企业高管杨远林(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汽车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对氢气品质要求较高,一般需要通过电解水制成。而在电解水制氢成本高企的情况下,企业或难收回成本。

  因此,囿于高成本,现阶段更多企业还是选择使用碱性电解水制氢,即在水中加入少量氢氧化钾或氢氧化钠,以提高导电性。“电解过程中原则上不消耗碱性物质,也是清洁的”,王德军补充道。

  杨远林表示,尽管多个省市都提出了氢能发展规划,但是并非所有地方都随即明确了相应的归口管理单位、审批流程、补贴标准等配套细节。王德军表示,作为一种能源,氢能牵涉到多个行业和多种利益相关方,需要进行更好地沟通和协调。

  部分省级氢能和氢燃料电池规划

  ●2017年9月 上海

  上海市,《上海市燃料电池汽车发展规划》

  ●2017年12月 北京

  《北京市加快科技创新培育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的指导意见》

  ●2018年8月 广东

  继6月发布《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后出台了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

  ●2018年9-10月 山东

  《关于印发山东省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8年)的通知》、《山东省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规划(2018-2025年)》

  ●2018年10月 天津

  《天津市新能源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2018年11月 河南

  《河南省新能源及网联汽车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2019年1月 浙江

  《浙江省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

  ●2019年3月 海南

  《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

  ●2019年4月 山西

  《山西省新能源汽车产业2019年行动计划》

  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李阳 韩沁珂 阎侠 陈维城 陆一夫 张熙廷 康佳 李大伟 侯润芳 张姝欣 梁辰

上一篇:新疆托里县举办自驾越野探险游 穿越千年牧道
下一篇:以《云中记》回望汶川浩劫 阿来:让我歌颂生命

文章推荐:

韩正式通知日本吉布林格的地图终

印度电绯红的篮球绯红的心影《无

编辑推荐